耶!

不能存图,是稿子

画了巨多小英雄了(二哈)

昼烛Arc_:

问卷专辑——

p1是刚刚和灯灯填的双人问卷!@耶! 
p2瞎画的我崽的画风问卷
p3是昨天和rin画的mha问卷,发上来存个档。

【胜出】We Found Love(已完结)

赤渊:

《We Found Love


CP胜出


BY赤渊


 


安静,安静。他说。


都安静。他重复。


叽叽喳喳的粉丝停止了说话,转而仔细看台上的人。


我今天有话要说。他凶巴巴的。


胜己君,是决定要退隐了吗?


没有的事!谁跟你说我会退隐啊?


那是什么事啊?台下的粉丝眨着晶晶亮的眼睛,她的手里是爆豪的应援手幅,上面写着一行,我永远支持你。


这个会场里有多少人?


嗯……五百人左右,因为是胜己君你的私人粉丝见面会,所以不像演唱会那么大的规模了。粉丝们抢着回答。


五百个人里面有多少男生?


哈哈哈,爆豪你怎么啦!他的几个一直在追行程的固定粉丝从来都大大咧咧,有什么想说的,都会直接和偶像嘻嘻哈哈。这个时候了开始统计男女粉比例了吗!


全场都笑了,女孩子们的笑声像铃铛一样,叮铃铃,叮铃铃。


安静!安静!爆豪又对着麦克风大喊了。


五百个人里,有多少可能会混进一个不起眼的男生?他凶狠地问。


什么男生?他的粉丝们面面相觑。


爆豪在前排粉丝里扫视了一圈,然后停住,手指指向某个女孩。


你,你是那个吧?后援会的,刚才在和工作人员一起管理出入口?


诶……是,是的!被偶像指名了,女孩很惶恐。


我问你,有没有一个,很矮的男孩子进来?


爆豪把手放在自己下巴的位置比了比。


喏,这么高,头发乱蓬蓬的,像海藻一样,脸上还有雀斑,啊啊!一个不起眼的人!


抱……抱歉?女孩回忆了五分钟,最后苦恼地摇了摇头。我不记得了……


爆豪摆摆手,示意她坐下。


爆豪君!粉丝急忙举手。是私生饭吗!是私生饭的话,我们一起帮忙寻找,一定会帮你把他赶出去的!


不是私生饭。爆豪胜己转着麦克风。


诶?那是什么呢?


粉丝们互相讨论,五百人的会场里顿时又嘈杂起来。


啊啊啊!我说,你们安静点啊!爆豪用力拍着麦克风。


都是胜己君的错啦!突然停止见面会,问什么海藻头男生的事情,这下,我们想不在意也做不到吧?前排的粉丝嗔怪地说。


没有让你们在意!


可是胜己君都问出口了,不如再仔细说说?我们这边五百个人,肯定能帮上忙的哦。


你们能帮上什么忙!爆豪把头偏向一边。


啊啊算了……他不耐烦地把头转回来。本来我自己找也可以,但实在太慢了。你们看看自己的周围,找一下,有没有刚才我说的那种外形特征的人。有的话,立刻举手。


还有你。他又指名了刚才的出入口志愿者。你去检查一下,会场的所有通道门都关了没,现在,立刻,如果没有的话,把它们全部关掉。


所有粉丝都在依言观察周围,一片剧烈讨论的声音。爆豪烦躁地坐在麦克风旁的一个金属高脚椅上,听着耳边不停止的女孩子的话语。嘈杂的五分钟过去,他环视全场,没有人举手。


都没有找到吗?他问。


没——有——在场的女孩子们吐舌头大喊。


刚刚去关通道的女孩也跑回来。爆豪君。她说。通道出入口一开始就已经关掉了。


好的。他又巡视了一遍会场。那就肯定在这里了。


 


是谁啊胜己君,告诉我们吧。前排粉丝开始撒娇。


对啊,告诉我们吧。全场都开始大喊。


你们是欠揍了吗?爆豪要从椅子上跳出来。问那么多做什么?!


他的粉丝们早就习惯了他这样,被骂的不痛不痒的,依旧在大喊。


胜己君不说的话,我们就要瞎猜了啊。一个粉丝大声说。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?胜己君是不是要打算公布结婚了?


胜己君要结婚了……在场粉丝开始鬼哭狼嚎。


闭嘴啊!谁要结婚啊?!啊啊啊!不要乱讲!


粉丝们嚎的厉害,爆豪胜己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。


好了好了我说就行了吧!反正告诉你们也无所谓了!


胜己君最好啦!粉丝们的干嚎立刻暂停。


他翻了一下眼皮。是我的幼驯染。


幼驯染?前排追机的粉丝第一个有反应。我们都不知道胜己君居然有幼驯染诶。


那是你们太没用了。


可是胜己君从来不提啊?访谈也好,对话也好,讲起朋友的事情,都从来没有讲过有一个海藻头的幼驯染的存在吧。追机的粉丝反驳。


所以——我为什么要让你知道啊?


可是我们不知道的话,要么就是联系不频繁,要么就是胜己君藏得很好啊。


唔。他不置可否。


那……那为什么要找他呢?后援会会长举手。


他明显一顿。


他站起身来。


粉丝看着他走到麦克风边,龇牙咧嘴的,表情挺恐怖。


听好了,接下来说的话,不能讲给别人,不能发布到网路上,不能录音,不能录像,明白?


明白!女孩子们笑着大喊。


我和他吵架了!爆豪大声说。


虽然经常在吵,但这次非常严重!虽然我觉得不是我的错,是他莫名其妙,又婆婆妈妈,无可理喻,总是说一些让我一听就火大的——


一定是爆豪君的错啦!后排有一个女粉丝突然开口。


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?他看向那个方向。


全场的人又笑了起来。


安静!安静!到底想不想听了!他用力拍打麦克风。


他这种人,反正我每次有什么活动,他都会来看的!演唱会也好,见面会也好,这次肯定也在的吧!指不定躲在某个角落,现在正在嘲笑我!


诶,幼驯染也是胜己君的fans吗?粉丝举手。


当然啊!他一出生不就在追着我跑吗!像他那样什么用都没有的人,追着我跑不就够了?


好伤人啊爆豪君,明明是关系那么近的幼驯染!


爆豪的音量骤然拔高。


拜托,我才是一直在被他骗好吗?瞒了我好多事情,什么都不告诉我,这是怎么样,一天一天,一天一天的,只会傻笑,把我当傻子吗?!


会场突然安静了。粉丝们也思考起了问题。


都无法判断胜己君和幼驯染的关系究竟如何呢。后援会会长说。


啊?那还用说,当然是——糟糕透了。他说。


他握着麦克风。抬眼看向会场的上方,那是闪亮晃眼的镁光灯,在舞台坐久了有些热,灯光打到眼睛里,眼角麻麻的。


糟糕透了就不会找他吧。追机粉丝搭话。毕竟胜己君一直都是刀子嘴啊。


对啊,糟糕透了还那么麻烦地找人。


还拜托我们帮忙,爆豪好别扭啊。


是啊,这可是五百人会场呢,好任性啊爆豪君,发动了五百个人哦。


粉丝叽叽喳喳。


啊啊啊!安静下来!他扩大音量。


粉丝们停止了叽叽喳喳。


有人突然举手。


你说。爆豪抬了抬手指。


想问一下爆豪君。站起来的戴眼镜的女生说话温温和和。幼驯染是不是上次你直播的时候,在后面突然喊了你一声小胜的那个男生?


啊,是。耳朵真尖啊,这都能听到。


场内都是惊呼。


住一起吗?后援会会长连忙补充。


没有!没有住一起!谁要和他住一起啊!


 


总之。爆豪总结陈词。他肯定在会场里,应该躲在角落,或者椅子后面、人群后面这种不显眼的地方。


你们再看一下四周的人,有没有墨绿色海藻头,脸上有雀斑,矮个子的男孩,再重复一遍,雀斑,海藻头,矮个子,找到了立刻举手或者大喊,明白了吗?


说句谢谢啊爆豪君!粉丝喊。


好了!谢谢你们!总行了吧!


好——粉丝们拉长音。


哦对了,被我这样找,他肯定也很慌乱吧,毕竟会场出入口被我关了,所以他现在应该在全力隐藏自己不被你们看到,你们一定要找的仔细些。


粉丝们叽叽喳喳,互相打趣,一片混乱。


他看着舞台下面动来动去的人群,心里有些烦躁。


为什么会确定他还会来呢?因为之前的每次他都会来吗?可是从前的行为从来都不是判断之后行为的理由。就算绿谷出久收集了他所有的蓝光、CD、见面会录影带,把他的每一场演唱会票根存在日记本里,整整齐齐理好每一张他的照片,两人的合影裱起来放在床头——但那又怎么样呢,说出去的话永远是无法挽回的,昨天的争吵历历在目。


走开吧。分手吧。你真的很讨人厌。我再也不想见到你。他又有什么底气觉得,绿谷出久听到这样的话,还会再来这次见面会呢?


明明不想说出口的,可是嘴巴永远快于了脑子。或许是十多年来的习惯吧,他无法改变自己的脾气与态度,尽力收敛过后的结果,是在某个刺激以后爆发。两人都有错,他已经尽力在这么想着,绿谷出久不该瞒了他那么久,而他确实没能在听到事实的那一刻冷静下来。明明交往两年了,明明已经把他当做……可这又算什么,他们从来不是平等的吗?


报告,没有找到。


粉丝们接二连三地汇报。


会场内一片嘈杂。五百个人的会场本身就看不清每个人,尤其是灯光昏暗,他便更是看不清楚。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头,以及女孩子们各色的染发,所有颜色都汇聚在了这个已经被他封闭的会场。他用目光急切地搜寻着,斑驳陆离和五光十色里,那抹墨绿又同一如既往的十年一样——藏在什么昏暗的角落?如果他在的话,那他此刻一定在看自己,他相信。


但他找不到他。


众目睽睽之下,他上前一步。


废久。他拿起麦克风,直接喊出口。


粉丝们的尖叫声几乎掀翻天花板。


废久,我知道你在。


尖叫声刺痛耳膜。


他在。他能肯定了。绿谷出久一定在这个会场,他在。十年的默契与感应让他明白了这一点,在粉丝们惊奇的喧哗中,他把目光往上移,那是高层无人看台,私人见面会限量五百张,高台没有售票,那里应该是没人的。


我不是要道歉。


他打了个响指,音乐响起来,响在五百个人的会场里。


舞台灯光大盛,眼前一片光亮,他看不清台下的场景,但他注视着那个位置,拿起麦克风。


 


他说:


我为你唱首歌吧。


 


END